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二二八紀念館

二二八文學與藝術

野苺

〈鐘擺〉
在那鐘擺的每一擺動中,
咳,我們這個亂糟糟的世界裡,
又發生了多少愚蠢的事兒呢?
多少人在吵嘴,在互相打得流血?
又有多少謊言,在大胆地向群眾宣佈?
多少善良的人,
倒下了,
多少吸血的人,在把別人的血,
當作酒漿?
──《公論報》「日月潭」副刊,第184期,1948年7月1日

簡介:本詩發表於1948年的《公論報》,作者野苺,生平不詳。此詩作於二二八事變後隔年,距離事件當下已有相當時日,然而從其詩句中仍可窺見二二八事件的流血陰影仍普遍深植在社會大眾的人心之中。《公論報》於1947年由台灣新生報的社長李萬居創辦,為二二八事變後少數的民營報社。相較於當時官辦的《台灣新生報》、《中華日報》等,《公論報》的「日月潭副刊」刊載更多來自底層民間痛切吶喊的深刻詩作,同時也較具批判力。是五0年代極為重要的刊物。1960年,《自由中國》的主編雷震被捕,其同為反對黨的李萬居亦遭受流離迫害,李萬居所興辦的《公論報》也因無法承受白色恐怖的政治壓力而終宣告停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