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紀念館Logo

瀏覽人次: 834656
:::

二二八文學與藝術

吳瀛濤

〈怒吼〉

1

霹靂聲中

生命曾作最後一次的怒吼

 

啊,轟轟烈烈地

天地為之崩潰,世界為之毀滅

 

2

這是又一次創世

海嘯吞沒了太陽,混沌換來另一個新的宇宙

炎熱的白晝

心裡一顆炸彈已燃到引火點

而那太陽也將爆發,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3

有人,向黑夜開槍,向夜之深處直衝而去

 

4

深夜裡,從墳墓爬出來,怒吼著

滿身流濺血淚的人

──1947

 

〈在一個時期〉

在一個時期

疲倦的我曾拒絕了詩

像被遺棄的孩子,讓它哭訴

無情地背離它

 

日子變得愈粗暴

白日下盡是荒廢糜爛的殘骸

更無光耀的飛鳥,馥郁的開花

不是人住的世界

 

在那邊

像路斃,我曾倒下

太陽晒枯了我的生命

夜寒冰凍了我的心靈

啊,在那一個時期,我確曾死過了一次

──1947

§作者簡介§

吳瀛濤1916-1971),台北望族吳江山之孫,生於當時為北台灣文化名士聚集地的江山樓。1934年畢業於台北商業學校。瀛濤自童年時期即愛好文藝,在學期間曾參加各種文化活動。1936年加入張深切等人所發起的台灣文藝聯盟台北支部,1939年正式展開他的日文詩創作生涯。和同輩作家不同的是,吳瀛濤在戰爭結束前即開始學習北京語,還曾參加台灣商工學校北京語高等講習班結業,二次大戰結束前,已具備相當水準的中文能力。1944年更曾一度旅居香港,和當時大陸詩人戴望舒有交往。正因為其優越的中文能力,吳瀛濤在戰後旋即被聘任服務於台灣長官公署秘書室,擔任國語通譯。光復前即已使用中、日兩種語言發表詩作,《台灣新生報》的「橋」副刊、《中華日報》的「文藝欄」、乃至雜誌《新新》,皆有刊載其詩作。如此積極於創作的書寫者,在面對二二八事件所帶來的強烈衝擊時,仍不免要在詩中哀嘆自己「在某一個時期/疲倦的我曾拒絕了詩/像被遺棄的孩子,讓它哭訴/無情地背離它」。寫於1947年的這首〈在一個時期〉以「白日」、「太陽」的曝曬隱喻,揭露暴政下橫死於路斃的殘骸,其指控嚴厲而哀痛,是吳瀛濤於二二八事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 點閱: 2600
  • 資料更新: 2015/5/4 09:59
  • 資料檢視: 2017/10/16 18:49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
  • 歡迎提案i-Voting討論臺北市各項公共事務, 另開視窗.
  • 臺北市政府單一陳情系統, 另開視窗.
  • 臺北市家庭教育中心10-12月【樂活家庭】免費講座!, 另開視窗.
  • 臺北市稅捐稽徵處舉辦歡樂童話劇場, 另開視窗.
  • 2017臺北設計城市展, 另開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