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紀念館Logo

瀏覽人次: 834659
:::

二二八文學與藝術

錦連

〈無為〉

提起筆

想訴說心中的悲愁

但從筆尖卻流不出文字來

 

翻翻書

想把寂寞掩飾過去

但書頁裡卻有痛苦的議論翻滾著

閤上眼睛

想思索人生

但從混沌裡卻產生了另一個懷疑

 

閤上書本丟棄筆

睜開眼睛

我站了起來

 

我的面前

聳立著一面耀眼的白壁

不許否定的現實的相貌……

──戰後初期作品

 

〈蚊子淚〉

蚊子也會流淚吧……

 

因為是靠人血而活著的

 

而 人的血液裡

有流著「悲哀」的呢

──戰後初期作品

 

〈獨居〉

一動不動地坐著

我使勁咬緊嘴唇

窗邊展現著八月遼闊的天空

「那裡有很大的幸福

這裡卻有渺小而脆弱的人」

指著指著不由得回頭看看的我的背後

卻誰也不在……

由於像是被背叛的落寞感

我更使勁地咬緊嘴唇

而凝視流動著白雲的藍天

「那裡有很大的幸福

這裡卻有渺小而脆弱的人」

雖然已不再想回頭去看看背後 然而

因一股悲寂 我再也無法按住淚水

──戰後初期作品

 

〈鐵橋下〉

彼此在私語著

多次挫折之後他們一直蹲著從未站起來

習慣於灰心和寂寞 他們

對於青苔的歷史祇是悄悄地竊語著

 

忍受著任何藐視 誘惑和厄運

在鐵橋下 他們

對轟然怒吼著飛過的文明

以極度的矜持加以卑視

 

抗拒著強勁的音壓

在一夜之間 突然

匯集在一起

手牽手

哄笑 然後大踏步地勇往直前

夢想著或許有這麼一天而燃起希望之星火

河床的小石頭們 他們

祇是那麼靜靜地吶喊著

──1950年代

§作者簡介§

錦連1928­-),陳金連彰化市人,和林亨泰同為四0年代銀鈴會成員、五0年代現代派詩人,七0年代又與林亨泰共同創立笠詩社,創作經驗橫跨大戰前後,是「跨越語言的一代」的詩人之一。錦連是銀鈴會後期加入的成員,1948年始在《潮流》發表第一篇作品〈在北風下〉。大戰前後寫有日文詩作四百餘首,卻由於禁用日文政策的頒行,又不諳漢語寫作,使得其創作生涯不得不面對書寫上的空白失語。回顧錦連寫於戰後初期的作品,〈無為〉、〈蚊子淚〉透露著時代轉型中的哀傷,〈無為〉寫自己「閤上書本/丟棄筆/睜開眼睛」,卻發現「我的面前/聳立著一面耀眼的白壁/不許否定的現實的相貌」,字裡行間流露戰後知識份子欲有所為卻被迫「無為」的抑志之情。另一首同期作品〈獨居〉則寫道:「那裡有很大的幸福/這裡卻有渺小而脆弱的人」、「雖然已不再想回頭去看看背後/然而/因一股悲寂/我再也無法按住淚水」,非但充分隱喻了戰後壓抑而無助的社會氛圍,同時也是極為沉痛隱晦的時代證言。

  • 點閱: 1410
  • 資料更新: 2015/5/4 09:54
  • 資料檢視: 2017/10/16 18:49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
  • 歡迎提案i-Voting討論臺北市各項公共事務, 另開視窗.
  • 臺北市政府單一陳情系統, 另開視窗.
  • 臺北市家庭教育中心10-12月【樂活家庭】免費講座!, 另開視窗.
  • 臺北市稅捐稽徵處舉辦歡樂童話劇場, 另開視窗.
  • 2017臺北設計城市展, 另開視窗.